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2-01-08  


  2003年2月到5月,3个月时间里,8平米出租屋内,他疯狂杀戮10人,碎尸抛尸9次,所犯之罪形成近50册卷宗,堆起来高达1米。

  陈勇锋生在浙江省青田县季宅乡黄大坑村,那里风景秀丽,民风淳朴,村民一共就几百人,互相都认识。

  在乡亲们眼里,陈勇锋从小就不太一样。他不爱说话,很少和人交流,学习成绩也不咋地,小学毕业就辍学务农。后来,他跟着家里人外出打工,逐渐失去了音讯。

  漂泊在外期间,他弹过棉花,学过做铝合金,干过电焊,倒腾过服装……三百六十行,行行干不长,最后,他把目光转向了废品回收行业。

  满大街的“破烂王”看着抠抠搜搜,实际上都随身携带着不少现金,比生活拮据的陈勇锋阔气多了,也难怪他想转行。

  2003年2月28日,陈勇锋在走街串巷收废品时经过温州水心二幼,看到有个操安徽口音的同行在门卫处收到三个消毒柜。

  同行倒是答应了,可关键是陈勇锋他没钱啊!想白拿肯定没戏,同行挥手赶人,陈勇锋只能走了。

  虽然没买到消毒柜,但他眼前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:这些收破烂的外地人都租住在狭小的单间里,互不来往,没啥社会关系,还总是把贵重物品和现金随身携带,简直太适合杀人劫财了!

  当天傍晚,他在水心二幼附近转悠了半天,借口家里有废品,将一名收废品的妇女骗到家中杀死,并用斧头和水果刀分尸。

  从杀人、分尸,到抛尸、销赃,一切都无比顺利。陈勇锋对自己新发现的“赚钱路”无比自信,没过一个星期,他就再次出手了。

  他用三角铁、万向轮等焊接的一张能推动的床,其中一端安上了一个接血液用的不锈钢金属盆。

  交房租、给家里寄钱、出去游玩……只要需要用钱,陈勇锋就会杀一个人,人命在他看来无足轻重,那些收废品的可怜人在他眼中只是单纯的「人肉提款机」:

  陈勇锋行迹暴露后,警方发现了他分尸9名「破烂王」的犯罪现场,不少经验不足的调查人员差点吐在当场:

  出租屋内一股浓烈的怪味迎面而来,分尸台上是斑斑痕迹,在缝隙里甚至还可以发现尸体的残渣,而墙壁、天花板等上面到处都是抛溅出来的血迹……

  可能是苍天有眼,陈勇锋打算第十次杀人分尸时,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了离开此前一直安全的出租屋,到市区东岸专门租了一间新房。

  2003年5月24日下午,派出所巡逻队的协警路过一个小巷子,三轮摩托车被一辆黑色自行车堵住开不过去,于是敲了这户人家的门。

  没想到里面住户的回应十分可疑——他表示自己没空,让协警自己弄,同时还伴随有音乐声和莫名其妙的噪音。

  协警们内心警铃大作,其中两人打算撞门而入。不料,门开的一瞬间,一个人从屋里冲了出来,正是陈勇锋!

  摁住陈勇锋之后,协警进入屋内,发现了血腥残酷的作案现场:一名男子倒在地上,周身都是血,明显已经身亡,旁边是一把锤子,还有一个大大的蛇皮袋……

  陈勇锋的下场不用多说,死刑是肯定的。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觉得此案最可怕的是凶手杀人时对生命的漠然。

  到他被抓为止,几乎没有人察觉到已有9人遇害!那个年代的温州,人口流动性非常大,简易出租屋到处都是,因为居住的都是外地人,失踪一两个人几乎很难被察觉。假如协警没有碰巧撞到犯罪现场,又或者陈勇锋没有突发奇想换地方作案,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惨死在他手下!